秦汉时期—“雕刻之乡”的来历和最早被发现的曲阳石雕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有学者说:碑刻文字,始于秦代,当时不称碑,而称之为“刻石”。秦始皇灭六国统一天下,自认为“德兼三皇,功高五帝”,自封为“始皇帝”,李斯等人便为秦始皇刻石纪功。到西汉时期,由于王公贵族加强了陵墓建设,大量随葬石俑出现,曲阳汉白玉石雕在这时崭露头角,迎来了初始发展阶段……

曲阳被汉武帝御封“雕刻之乡”

在曲阳县城南部,有一座钟灵毓秀的山,原名少荣山,后因黄石公在山中修道,更名为黄山。根据曲阳县志记载,“黄山自古出白石,可为碑志诸物。故环山诸村多石工。”黄山地下汉白玉矿藏丰富,在汉代时被大量开采,成为历代皇室贵族和古今宗教首选的优质雕刻石材。正所谓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由于黄山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,所以黄山周围的村落拥有大量的曲阳石雕匠人。

根据史料记载,公元前98年,汉武帝刘彻亲临曲阳,发现周围村里的人都在叮叮当当的雕刻一种白色石头,遂御封曲阳为“雕刻之乡”!而这种白色石头,也被汉武帝御封名为“汉白玉”,也正是从这时起,“雕刻之乡”便成了曲阳石匠们闯江湖,行走天下的文化名片。“曲阳汉白玉石雕”,也成为民间石雕文化的重要代表。

一般认为,曲阳的雕刻始于汉代。“据(北岳)庙内碑文记载,早在西汉时张良之师黄石公曾在此山修行,召集当地石匠艺人修建殿宇,雕刻佛像、石狮兽类,山上至今有‘黄石公庵’。”

曲阳石雕发源地——曲阳黄山,山脚下有石雕始祖黄石公的石雕像

曲阳石雕发源地——曲阳黄山,山脚下有石雕始祖黄石公的石雕像

曲阳石雕中“最早的汉白玉石雕人像”

作木俑、石俑、陶俑等以代人殉入葬,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。先秦时期,俑的体量都较小。到了汉代,在墓葬之内陪葬的石俑体量超出了前代。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土的五件汉白玉男女坐俑,经专家考证,均为曲阳黄山汉白玉雕刻而成,虽然作者已不可考,但汉白玉石材,手法洗练,是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汉白玉石雕人像。从其雕刻技艺及材质来看,基本可确定就是当时的曲阳石雕匠人所作。

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图的汉白玉石雕坐佣石人

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图的汉白玉石雕坐佣石人

汉代的动物雕塑作品的艺术成就惊人。汉元狩六年(前 117 年),杰出的青年将领霍去病因病而逝,年仅 24 岁。汉武帝诏令陪葬茂陵,“为冢像祁连山”以志其盖世功勋,墓前刻石马、石兽、石人等石像生。现在,墓前共发现石刻 16 件,有马踏匈奴、石马、石牛、怪兽食羊、人熊相搏、石鱼等。这些作品沉雄、博大、浑厚,造型“应物象形”,手法简约、概括,略加雕琢而浑然天成,充满了夸张和浪漫的气息,洋溢着汉帝国盛大、恢弘的气象。这些作品,是中国雕塑史上的杰作,也是中国意象雕塑的代表之作。其中西汉时期的石虎(现收藏于曲阳县北岳庙内)就来自于曲阳燕赵镇的寺留营村。燕赵镇,据说是燕赵两国的分界地,位于今曲阳县城的东南。

满城汉墓中出土的五件汉白玉石俑(左)和藏于曲阳北岳庙内的西汉石虎(右)

满城汉墓中出土的五件汉白玉石俑(左)和藏于曲阳北岳庙内的西汉石虎(右)

另外,相传西汉末年,刘秀被王郎追杀至上曲阳县南部山坡上,隐没草丛。王郎赶到,见不着刘秀的影子,认定他钻进草丛,便下令烧坡。一条黄狗跳入坡边水沟,然后又跑到刘秀身边,用身上的水把荒草滚湿,这样往返了几十次,刘秀身边的荒草被滚湿一大片,使火未烧到刘秀身上。刘秀得救了,而黄狗却因劳累而死,刘秀把狗埋在山坡上。刘秀称帝之后,为了报答这只狗的救命之恩,就召集当地的优秀石匠,在今天的曲阳王台北村的白草坡上,建造了一座精美的汉白玉石塔,被称为“狗塔”;后来人们便把这个草坡称为“狗塔坡”。

相传,这座塔高约50米,一共有13层,每层四面都有劵门,塔身从上到下,各层高度递减。底座的四面设有栏板,上面有石匠雕刻的数百条形态各异的犬,还有花草鸟兽的纹饰,非常精美。可惜的是,这座代表东汉时期石雕艺术成就较高的建筑物,早已坍塌毁掉,仅留有狗塔坡遗址。

曲阳石雕专题之曲阳王台北村的白草坡狗塔遗址

曲阳石雕专题之曲阳王台北村的白草坡狗塔遗址

秦汉时期石雕艺术的艺术特征

秦汉两代的石雕艺术较之前代,已经有了进一步的发展。西汉时期,由于中山国在定州的设立,带来了这一带文化、科技的发达,也促使曲阳一带的雕刻艺术得到了很大的发展,而且延续了战国中山以来优良的工艺传统。《汉书·地理志第八下》第 469 页记载:“赵、中山地薄人众,犹有沙丘纣淫乱余民。丈夫相聚游戏,悲歌慷慨……作奸巧,多弄物,为倡优。”所以,精致瑰丽是当时玉器生产的一大特点。

这个时期的石雕艺术得以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铁制工具的普遍而大量的使用,为石雕的发展解决一个重要的技术与工具条件。如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中,不仅出土了百炼钢佩剑,而且还出土了钎、刀、锤等铁质石刻工具。从艺术样式方面来说,这个时期也是艺术样式创制的时代。具有纪念性的纪功石刻,又逐渐发展为石碑,兼具纪念性、礼仪性的墓葬石刻也逐渐制度化。从艺术风格来说,石碑的装饰雕刻是抽象的表现,而墓葬石刻兼具抽象的表现和具象的再现来自审美趣味。

曲阳石雕翰鼎雕塑雕塑案例

2019年“百花奖”金奖作品《东方智者》:老子文化和曲阳石雕文化碰撞而产生共鸣

2020-7-10 14:57:32

曲阳石雕翰鼎雕塑雕刻工坊雕塑案例

曲阳石雕的又一巨著:华夏炎黄广场之百位中华历史名人群雕像

2020-7-16 11:17:42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