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星陨落!中国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彭士禄逝世,国之大器应立雕像供后人敬仰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2021年3月22日上午12时36分,中国第一艘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、原核工业部副部长彭士禄院士在京逝世,享年96岁。

提起彭士禄这个名字,可能很多人会感到陌生,但是提到他的父亲,可谓是家喻户晓,他就是被毛泽东称为“农民运动大王”、中国农民运动领袖的彭湃烈士。

1925年,彭士禄出生在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,在他四岁的时候,父亲澎湃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,而早在一年前,同为共产党员的母亲蔡素屏就已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。所以,彭士禄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,过起了吃百家饭、穿百家衣的生活,他先后在几十个贫苦百姓家生活过,为了躲避国民党的“斩草除根”,彭士禄每到一家,都要改名。

彭士禄15岁时,来到延安,结束了东躲西藏的日子,并于1945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51年,彭士禄以优异的成绩获得留学苏联的名额,前往喀山化工学院化工机械系学习。

彭士禄在莫斯科留学时的照片

1954年,美国核潜艇“鹦鹉螺”号成功下海,举世震惊。为了牵制美国,中国决定开始研发核潜艇,并挑选了一批留学生改行学习原子能核动力专业,彭士禄就是其中的一员。回忆起那段岁月,彭士禄曾说:“从未在晚上12点以前就寝过,我们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了,一头扎进去,就像沙漠中的行人看见了湖泊那样。当时,那种奋进不息、为祖国夺取知识制高点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。”

回国后,彭士禄被安排在原子能所工作,主攻核动力。当时包括彭士禄在内的所有人,谁也没见过核潜艇长什么样,仅有的参考资料,是从报纸上翻拍的两张模糊不清的外国核潜艇照片,和一个从美国商店买回来的儿童核潜艇模型玩具。无图纸资料,无权威专家,无外来援助,在这种条件下想要造出核潜艇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

但是,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彭士禄和同事们却士气高涨,他们大多数人不会英语,彭士禄就组织大家自学,两年后所有人都过了英语阅读关,并且通过阅读英文资料,摸清了国外核电站、核动力装置的基本情况。回忆起那段艰苦的岁月,彭士禄曾说:“那时候,交通不便,我们吃住都在工地上。那里阴暗潮湿、毒蛇蚊虫肆虐,生活非常艰苦。我们都是吃着窝窝头搞核潜艇,有时甚至连窝窝头都吃不饱。粮食不够,挖野菜、白菜根吃……那时没有电脑,就拉计算尺、敲算盘。那么多的数据,就是这样没日没夜算出来的。”

工作中的彭士禄

1970年8月30日,彭士禄领衔建造的中国第一座潜用核动力装置陆上模式堆启动试验,主机达到满功率转数,相应的反应堆功率达99%,同年12月26日,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,艇上的4.6万个零部件,全部由中国自主研制,没有用国外的一颗螺丝钉。1988年,彭士禄又担任了秦山核电二期工程董事长,成功实现了我国核电由原型堆到商用堆的重大跨越。

作为中国核动力事业的“拓荒牛”,彭士禄初心拳拳,时刻牵挂着我国核动力事业,他一辈子不居功、不求名、不逐利,将毕生智慧都倾注于科技报国上,在人们的心目中树立起一座不朽丰碑。

中国第一代核潜艇4位总设计师合影。(左起赵仁恺、彭士禄、黄纬禄、黄旭华)

如今,随着彭士禄的去世,中国中国第一代核潜艇四位总设计师只剩下黄旭华一位。其实,像彭士禄这样的国之利器,最应该为他在家乡立一座雕像,从而让他的事迹激励后人。在现实生活中,这类雕像也比皆是,比如由翰鼎雕塑集团设计建造的,位于山东莱芜的《孔子》雕像、位于湖南汝城的《半条被子》雕像,都非常具有纪念意义,成为当地的地标。再比如,位于湖南省长沙雷锋大道望城区路口的雷锋头像雕像,也成为了进入雷锋故乡的标志,所以,希望全国各地能够为像彭士禄这样的国之利器多建造一些雕像,从而能够对后人起到很好的教育和教化功能。

位于湖南汝城的《半条被子》雕塑

位于山东莱芜的大型孔子雕像

翰鼎雕塑

成都“啃地石狮”惹群嘲,“奇葩土味”景观何时休

2021-3-22 16:58:36

定瓷工坊皇尧御匠

皇尧御匠·定瓷工坊好物推荐:大茶碗

2020-9-8 14:54:29